七蓝小宇

豆腐APP签约作者!

封面封面封面,真哒很喜欢~

22~漫长的一夜【彬彬有礼】【K莫】【彬成】

居然在lof发文有一百章了,鼓掌撒花~

本文快要入V了,可能就不能发多少了,跪迎大家去豆腐看~

跪迎各位来我的七星阁,群号码:413892973!

豆腐里本文已经更到30章咯~

好了,看文看文~



     终于到家了!
   
        翟皓成长舒一口气,冲郑夜彬笑笑:“那个,谢谢你送我回来,那,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郑夜彬笑笑冲他挥挥手:“晚安,明天见。”
  
  翟皓成也笑笑说:“恩,晚安,明天见。”
  
        说完便下了车,“咔擦。”车门关上开走。
  
  看着车子离开自己的视线,翟皓成转身往家里走着,走着走着突然停步转身抓着头发百思不得其解……
  
  明天见?什么意思?
  
  
  洗漱完后,翟皓成躺在了床上,看着手机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难以入睡。
  
  不对劲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个郑夜彬绝对不对劲!
  
        他该不会真是那个吧?
  
        翟皓成拿起手机准备问问于七蓝,打开了微信才想起来,于七蓝被郑致尚送回家了,现在这个叨扰人家,不是坏人家好事吗?
  
  算了算了,明天再问吧。
  
  哎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要不要试试黑了郑夜彬的手机电脑,看他是不是?
  
  想到这里,翟皓成立刻把电脑抱了过来,正准备动手,手机突然一阵震动吓了他一跳,打开一看,是郑夜彬发来的:晚安,明天见。
  
  翟皓成想了想,回了一条:明天见?什么意思?
  
  郑夜彬:cocoa的照片拍好了,叫我带你去看看,可以的话就可以发行了,我明天正好有空

  翟皓成:我明天要上班

  郑夜彬:cocoa已经和你们老板打过招呼了

  “我去!”翟皓成忍不住脱口而出,这……
  
        哎?不对啊!不对不对!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定是哪里不对?到底是哪里?
  
  他这,怎么他的事我没有一个能拒绝的啊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虽说这些不是他策划的吧,但是,怎么就是感觉那么不对劲呢?
   
  翟皓成:好吧,还是那个庄园吗?
  郑夜彬:对,明天我来接你
  翟皓成: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行,小七应该也很想去看照片,我带她一起去
  郑夜彬:好吧,随你,不过……
  翟皓成:不过什么?
  郑夜彬:你确定她明天起的来吗?
  
  
  翟皓成的脸“蹭”的一下就红了,这个家伙还真是直白,果然这兄弟俩,都不是什么善茬啊!
  
  
  翟皓成:额,这个明天再说,我自己开车去吧,几点
  郑夜彬:十点钟到就可以
  翟皓成:好的,我知道了
  郑夜彬:晚安
  翟皓成:晚安
  
  被郑夜彬这一闹,翟皓成也忘了黑电脑的事,他今晚也喝了不少,早就有些犯困了,把电脑往旁边一丢,没一会就睡着了。
  
  
        晚安!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郑夜彬笑着收起手机,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反思着,自己今晚是不是有些失态了呢?
  
  
  洗漱完毕的香芋夫夫正准备腻歪呢,于半珊突然推开了甄少祥,甄少祥有些不乐意的撒娇:“珊珊,你干嘛呀?”
  
  于半珊有些担忧的说:“你今天有没有发现,那个小郑的弟弟好像对皓成有意思啊!”
  
  甄少祥想了想道:“好像是有点,我原本没多想,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有发现,他看皓成的眼神跟我平时看你的眼神很像,不过皓成好像对他,好像没那个意思。”
  
  于半珊白了他一眼:“不见得,你见过除了咱们这些人以外的哪个人能离皓成那么近?我看,皓成可能没喜欢上彬彬,不过,我估计这是迟早的事,哎,你说,我要不要知会美人一声啊!”
  
  甄少祥听着于半珊叫郑夜彬的名字叫的那么亲热,不禁醋意大发直接扑了上去,没有防备的于半珊被吻了个正着,“唔唔唔......”于半珊的反抗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直到他有些喘不过来气了,甄少祥才停下来,定定的看着正在喘气的于半珊道:“不许叫别的男人那么亲热!”
  
  “你,你个醋缸!你给我起开,你那个表白的事给我交代清楚!”于半珊突然想起这茬,可不能就这样算了,甄少祥一愣,尴尬的神情看在于半珊的眼里变成了心虚,醋意也窜了出来,然而甄少祥也不肯示弱,“那你还看着人家眼都不带眨的,我说什么了?还有你们公司那些小姑娘围着你转,你跟人家嬉皮笑脸的,我说什么了?”
  
  “你,你这是要跟我算总账吗?行,咱们今天就来好好算算!来!”于半珊看甄少祥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,瞬间这火气上来了,再次把甄少祥推开,起身理了理衣服盘腿坐好,甄少祥也来火了,两个人面对面开始PK对方的艳遇情史......
  
  这一夜,两人就在这样的对峙中度过了……
  
  “我还能喝,才这么点,我才没醉呢......”看着床上翻来覆去姿态撩人的于七蓝,郑致尚只觉自己有些喉咙发干,唉......自己这不是自找的折磨自己吗?
  
  如果他现在......可是等她醒过来,一定会看不起自己的吧,郑致尚强行压下自己内心的欲望,坐到了床边,拉过被子盖在于七蓝身上,抚摸着她的脸庞,微笑中带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温柔。
  
  这样的她,让他为之着迷,可他想要的,不止是她的人,还有她的心,他希望这个人,能够完全的,心甘情愿的属于自己!
   
  “嗯...哈...”于七蓝迷迷糊糊的醒过来,打着哈欠拿过手机一看,八点了,嗯,看了看时间又闭上了眼睛。
  
  嗯?于七蓝突然坐起来喊着:“八点了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完了完了,要迟到了!
  
  于七蓝直接翻身下床,“哎呦,我去!”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于七蓝差点摔倒,扭身一看,“怎么是你?你怎么会在我家?”于七蓝连忙看看自己的衣服,呼呼,还好,还是昨天的衣服。
  
  睡在地上的郑致尚微微起身,胳膊支撑着身体靠床侧卧,摆出一个撩人的姿态,“昨晚我可是守了你一整夜,得不到你一声谢谢也就算了,被你踩了还要被你怀疑对你不轨,还真是好心没好报啊!”
  
  于七蓝脸上一红,却不是因为不好意思,而是被郑致尚的侧卧的姿势撩到了,大清早的,这个家伙这是要干嘛?
  
        不过,她是不会承认的,“那个,什么,谢谢啊,我,我上班要迟到了,你,你随意吧。”
  
  说完转身要走,郑致尚突然开口道:“我帮你请好假了,你今天可以休息。”
  
  “什么?你凭什么帮我请假?你有什么资格帮我请假啊!”面对跳脚的于七蓝,郑致尚不急不躁,从容淡定的说道:“就凭我是你的男朋友!”

我只是来晒封面的,蟹蟹天藍。K,这里也蟹你一遍(●'◡'●)ノ❤

21~她好看?还是我好看?

本文快要入V了,可能就不能发多少了,跪迎大家去豆腐看~
跪迎各位来我的七星阁,群号码:413892973!
豆腐里本文已经更到快30章咯~
好了,看文看文~

  “额,其实,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。”
  
  再次坐上郑夜彬的小型房车,翟皓成觉得似乎比上次更加拘束了,倒不是觉得郑夜彬送他回家麻烦人家了,而是因为……
  
  上车以后,郑夜彬始终保持着一个看上去有些慵懒撩人的姿势,单手撑在桌子上,手指微微支撑着侧脸,身体随意的靠在软座上,翘着优雅的二郎腿,原本这姿势也没什么,可在翟皓成的眼里,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种,嗯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总感觉和平时在萤幕上看到的郑夜彬,和他一起侃侃而谈的郑夜彬有些不同,可是,是哪里不同呢?
  
  眼神!对!就是眼神!
  
  平时的郑夜彬,从来都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,几乎在每个场合人们看到的郑夜彬都在微笑,给人一种,就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 对!似乎笑容就是他的专属代名词的感觉,可能因为他一直在微笑的原因,连带着那一对灿若星辰的眼眸也染上了浅浅的笑意,即使他不笑,只是看着那双明眸,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笑意和温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虽然翟皓成没有仔细观察过郑夜彬,不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,大约也能了解个几分了,温文尔雅,翩翩君子这种词似乎就是为郑夜彬量身打造的!
  
  只不过,今天郑夜彬看起来有点怪怪的,没有了以往随时都能捕捉到的笑意,换上的是一种他看不懂的陌生眼神,翟皓成觉得有些渗渗的,这样的郑夜彬让他觉得很陌生,可是,他们本来也不熟呀?

        真要说起来,他们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吧,他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和大明星走的稍微近了一点的幸运儿罢了,他从来没有因此就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,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,郑夜彬才把他当朋友的吧,只不过,和大明星做朋友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
  
  “顺路罢了,”郑夜彬嘴角勾起的笑容让翟皓成更加不自在了,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,郑夜彬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,电视里正好播着翟皓成追的那个剧,翟皓成连忙将目光移到电视上,没注意到郑夜彬悄悄起身坐到了他的身边,“好看吗?”
  
  “嗯,好看,剧情还不错。”翟皓成下意识的回答,平心而论,无论是剧情和演员,这部剧连他都能吸引就说明很不错了,当然,女主角也是挺不错的。
  
  “她好看,还是我好看?”突然在自己身边响起的声音让翟皓成猛地一个激灵,扭头一看,才发现郑夜彬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身边,“你说什么?”翟皓成有些懵了,什么意思?“这,这没有可比性好吧,你是男的,跟人家怎么比?”
  
  郑夜彬再次靠近了一些,似乎有些不依不饶的架势:“她好看?还是我好看?”
  
  “这,当然是安娜好看了,你看人家那脸蛋......哎哎,你干嘛?”郑夜彬突然微微起身,把脸凑到了翟皓成的面前,两个人的脸仅仅相差几厘米,翟皓成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素颜的郑夜彬那白皙细腻的皮肤,眼神中流转的异样光芒让他突然间觉得呼吸有了那么一点困难,心脏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急速的跳动了起来,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紧张了!

         郑夜彬刚才一直这样盯着他看,所以他才一直觉得怪怪的啊!
  
  被一个男人用这种,额?

        怎么形容呢?专注?魅惑?霸道?还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 这种难以言喻的眼神,让他觉得好像很熟悉,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?在哪里呢?
  
  “咔嚓!”翟皓成的大脑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劈下,不会吧?

        这个,郑夜彬该不会是那个吧?
  
  他看自己的那种眼神,完全就是爸爸和甄叔叔的同款眼神啊!

        爸爸看爹地的眼光大多数都是温柔到极点的,偶尔在爹地作死的时候,才会流露出这样带着侵略性和强烈占有欲的目光,就好像一直蛰伏在暗处的老练猎手盯上了猎物,只有在即将出击的那一刻,才会流露出那种势在必得的决心和自信的眼神,这个发现让翟皓成心里在吃惊的同时慌乱不已,他看起来也不像啊?

        可是……
  
  “让你好好看清楚。”郑夜彬的话让翟皓成觉得更加摸不着头脑了,“看清楚了......啊,额,你,该不是因为我说你没她好看,你不乐意吧?”翟皓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,快告诉我,不是这样的,快说啊!
  
  回答他的是郑夜彬看起来貌似认真的眼神,翟皓成本该很尴尬的,却不知道怎么的就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我说你也太逗了,非要跟一个女人比,哈哈哈哈......”
  
  郑夜彬幽深的眸光让翟皓成察觉出了一丝危险的感觉,翟皓成不知道怎么的就心虚了,连忙收起笑意,捏着下巴故作沉思道:“嗯,如果真要比的话,你确实比她好看,真心话!”
  
  郑夜彬坐了回去,翟皓成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一挪,想离郑夜彬远一点,郑夜彬注意到了他的动作,却只是皱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。
  
  翟皓成第一次觉得,帝都的交通真是够了,大半夜的还能堵车,这车速怎么还这么慢,怎么还不到家呢?
  
  这眼看着气氛这么尴尬,翟皓成琢磨着说点什么吧,嗯,要不试试他,万一是我搞错了呢?不问清楚,我以后还真的没办法跟他玩了。
  
  “那个,我发现,你这么多剧没有一个吻戏啊?”翟皓成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话题。
  
  郑夜彬斜视了翟皓成一眼淡淡的说:“我不拍吻戏。”
  
  “额?为什么啊?明星不都是会拍吻戏床戏什么的吗?”翟皓成好奇追问。
  
  “我只会吻我爱的人。”郑夜彬轻描淡写的语气勾起了翟皓成的好奇心,他小心翼翼的问,“你不会初吻还在吧?”
  
  郑夜彬嘴角抽搐了一下,没好气的说:“是又怎么样?不是又怎么样?你有兴趣?”
  
  “没有没有,呵呵,”翟皓成干笑着连连摆手后退,“那,你公司不会要求你拍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郑夜彬看翟皓成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索性转过身体看着翟皓成:“我签合约的时候说明了,不能强迫我接不喜欢的戏和炒作,否则视为他们违规,反正,我就算不做艺人,也可以过的很好。”
   
  “好吧!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初吻情结呢!”翟皓成撇撇嘴小声嘀咕着,“我看要是指望你拍吻戏,只能偷袭你了吧,其实现在很多明星都拍的,不就是亲一个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
  
  你很期待我拍吻戏?

        郑夜彬突然觉得很心塞,带着些许怒气道:“你觉得以我的身手会被别人偷袭吗?”
  
  翟皓成没有察觉到郑夜彬的语气,想了想说:“也是,以你的身手,一般人想偷袭你,确实不容易,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郑夜彬气结无语,叹口气把目光转回电视上。

【小剧场】 
 
  不久的将来某一天,翟皓成想起了这个梗,责问郑夜彬:“你不是说自己身手很好吗?那那天……”
  
  郑夜彬摊手无辜道:“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人无完人,事有凑巧!”
  
  翟皓成:“……”

20~犯众怒【彬彬有礼】【K莫】【彬成】

我想说下,这篇快要入V了,可能就不能发多少了,跪迎大家去豆腐看~跪迎各位来我的七星阁,群号码:413892973!
豆腐里本文已经更到快30章咯~

  “为什么?”郑致尚更加疑惑了,他查过她的背景,自从她被甄少祥和于半珊收养之后,她的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,难道是有些什么他没有查到的?
  
  翟浩成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小七之所以和我这么亲近,是因为小时候我帮过她。”  
  
  “帮过她?”
    
  “对,她被叔叔收养的时候,他们同时也收养了一个和当时的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,想要凑一个‘好’字,好事成双嘛,谁知道那个男孩心思极重,表面上对小七很好,背地里却是各种欺负打骂,还威胁她不准说,要不是有一次被我撞见了,告诉了叔叔他们,小七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,”翟浩成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况,眼里尽是心疼。
  
  “还好,叔叔把那个孩子送走了,只要了她一个孩子,百般呵护疼爱,我又带着她一起学武术,学计算机,她才慢慢开朗起来,更是把我当成了亲哥哥一样,一直跟着我的脚步,她的性格也是多少受了我的影响,虽然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疯疯癫癫的,其实她内心还是很柔软的,那些只是她保护自己的方式,希望,唉……你以后能对她好一些,她从来没谈过恋爱,给她点时间,我看的出来,她对你是有感觉的。”  
  
  郑致尚默了片刻道:“谢谢,我会的,我会让她幸福的。”  
  
  于半珊和甄少祥对视一眼,微笑着为对方拭去了眼角的泪,“哗啦”,于七蓝推开门,看气氛似乎有些沉闷,有些奇怪:“怎么了?”  
  
  众人冲她笑笑,异口同声道:“没事。”  
  
  于七蓝一头雾水,想问清楚吧,可是看着他们的同款蜜汁微笑,突然就不知道怎么问了,只好摸摸头傻笑着坐下。
  
  不多时,服务员来上菜了,郑夜彬再次靠上了翟皓成的肩膀,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翟皓成这次没有觉得别扭了,任由他靠着,反正靠一下又不会死人是吧,两个人靠在一起欢乐的看着于七蓝和郑致尚拼酒。  
  
  中场,服务员陆陆续续来上了几次菜后,翟皓成觉得自己似乎也有些醉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次郑夜彬靠过来,他都觉得不好意思,然后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就喝一口酒的缘故,来来回回几次,他不知不觉也喝了不少,脸上也有些泛红,而另一边的于七蓝和郑致尚的拼酒也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。
  
  两个小时过去了,二十几个大大小小酒瓶空空如也,于七蓝的小脸像擦了胭脂殷红似血,郑致尚却面色依旧,于七蓝迷瞪着眼打了个酒嗝,不甘心的说着:“我……还行,再…再…再来一打,我一定能把你喝趴下!”  
  
  “再喝你明天头会痛的,你看,我可是一点醉意都没有,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”郑致尚递给于七蓝一条毛巾,于七蓝“哼”了一声抢过毛巾擦脸,“我,只是,喝撑了,再叫一打,我今天必须赢你!”
   
  郑致尚理着于七蓝凌乱的额发说:“这样吧,你现在要是能站起来就算你赢了,怎么样。”  
  
  于七蓝“啪”的一下拍开他的手,左胳膊一挥圈住了郑致尚的脖子,辛辣的酒气直冲郑致尚的鼻子而来,还好他也喝了不少,不然一定受不了这铺面而来的刺鼻酒味,“你这是瞧不起我咯!”
  
  郑致尚笑笑道:“没有。”
  
  于七蓝“嘿嘿”一笑,拍着郑致尚的脸说:“我告诉你,我救你那天喝了比这个还多,要不是为了救你打了那一架,后劲上来了,再加上你长得帅,气质又好,我才不至于意乱情迷呢,那天是真喝多了,否则你能占得了我便宜吗你!啊!”  
  
  “哦,是吗?”郑致尚有些想笑,“那天,好像是你先动手的吧。”
  
  “开什么玩笑!”于七蓝拧着郑致尚的脸怒视他,“明明是你先扒我衣服的!”
  
  “明明是你先乱摸我的。”
  “明明是你见色起意!”
  “明明是你把我按在地上亲的。”
  “明明是你……你……”
  
  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于半珊使劲咳嗽了几声,再不打断他们的对话,接下来就要少儿不宜了,虽说在场的没有少儿吧,但是任由他们这样说下去,这场面恐怕就不好收拾了。
  
  翟皓成和郑夜彬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,于七蓝这正不爽呢,看见翟皓成笑的那么开心还能了得!
  
  “翟皓成,你笑什么呢!你信不信我削你!”  
  
  翟皓成捂着肚子笑着说:“来啊来啊,我就不信你喝成这样还能怎么样,你先把你的男人赢了再说吧!”
  
  “哎呦我去,我这小暴脾气,”于七蓝作势就要扑过去,却突然停下了,贼兮兮的笑着靠回郑致尚身上,“偶像啊,我会告诉你吗?我哥现在天天看你的电视剧嘛,那个专注,那个痴汉脸,啧啧,跟我爹地有的一拼了,嗝……”
  
  于半珊和甄少祥的脸色同时变了,前者是心虚后怕,后者是醋海翻波,于七蓝连忙贴心的补充,“爹地,你别怕,我告诉你,爸爸也有把柄是我知道的……”
  
  “甄艾宇!”甄少祥冲于七蓝使着眼色低吼了一声,于半珊眯了眯狐狸眼看着甄少祥凉凉的说:“什么事啊,乖女儿,举报有奖!”
  
  “嘿嘿,爹地啊,上回爸爸去上海出差,有个女的冲上来表白还当众献吻,啧啧,那场面,要不是我英雄救美,你老公就被人非礼了,嗝…爸…还有…那什么致一来了个小姑娘老是跟爹地套近乎…还有……”
  
  “这件事你怎么没说过甄少祥,你行啊,在外面吃的挺开啊!你给我走,滚回老宅去!”
  
        于半珊说着就要起身离开,甄少祥连忙拽着人安抚:“我这不是不想让你心烦多想吗?我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?珊珊我错了,下次在遇上这种事我一定报告,行不行?”
  
  翟皓成狠狠的瞪了于七蓝一眼:“不就是看的入神了嘛,我那是看安娜好吗?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?明明是你自己一副痴汉相,盯着bingo口水都流出来了!”  
  
  “我看我偶像就痴汉了怎么了!人家那盛世美颜就是要拿来被人舔屏的,你看那女的那是化了多少妆你知道吗?切!肤浅!”有些晕晕乎乎的于七蓝没有注意到,脸色有些发黑的郑致尚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光正在看着她,而其他几个人却是都看出了。
  
  呵呵,叫你嘴贱,今晚有你受的!
  
        某三只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同一个念头。
  
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郑致尚微笑着对于半珊和甄少祥说:“伯父,我反正也没喝多,今晚让我照顾她吧。”  
  
  “好!”
  
  叫你多嘴!
  
  “好!”

  叫你嘴碎!

19~你,行不行啊!

我想说下,这篇快要入V了,可能就不能发多少了,跪迎大家去豆腐看~跪迎各位来我的七星阁,群号码:413892973!
豆腐里本文已经更到快30章咯~

  于半珊冷着脸“哼”了一声撒开手,由甄少祥拉着坐下,这时,服务员来上菜了,郑夜彬突然侧身,半个身子几乎贴在了翟皓成身上,头也靠在了他的肩上,翟浩成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,郑夜彬拽着他不让他移动,在他耳边轻语道:“借我靠一下,被人发现了等会这饭就不能好好吃了,拜托了。”
  
  
 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,翟皓成的耳根有些微微发红,这种从来都没有过的经历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傻傻的点了点头,原本在和郑致尚怒目相视的于七蓝看到这一幕,愤怒的表情瞬间转化成了傻傻的痴汉笑,依稀还能看到她的嘴角闪烁着些许明晃晃的疑似口水的不明液体。
  
  
  被冷落的郑致尚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,早知道不带夜彬来了!

  小丫头的眼光都被他吸引走了!
  
  诶?刚才光顾着看小丫头了,也没注意到夜彬他,他......看那个男孩的眼神,难道?
  
  
  “大哥,如果有一天我做了......别人不能理解的决定,希望你能支持我!”
  
  
  想起郑夜彬的这句话,郑致尚心里一惊,这,不会吧!就先不说他的明星身份,媒体舆论的力量会有多恐怖,他难道不知道吗?再说阿姨和爸爸,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呢!夜彬这也太......
  
  
  看着郑致尚脸上的表情变化,于半珊和甄少祥还以为他是因为于七蓝盯着郑夜彬看有些不乐意,于半珊冲甄少祥使了个颜色,甄少祥会意“咳咳”了两声,于七蓝回神,连忙收起了痴汉的表情坐端正,爸爸的话不能不听,否则以后就没人罩着她了。
  
  
  “那个,服务员,给我加菜,再来十瓶菊正宗,六份海胆,六份蓝鳍金枪鱼,六份松茸,六份和牛,然后再加一盘最大的刺身拼盘,”于七蓝拿起菜单毫不客气的点了起来,哼!一次就让你刻骨铭心!“对了,爹地胃不好,再给我来个鲷鱼鱼骨汤,要熬久一点,再来个海鲜乌冬面,行,暂时就这样吧。”
  
  
  于七蓝把菜单递给服务员,服务员一脸呆愣:“女士,您确定这些都要?”
  
  
  “确定啊!郑先生觉得呢?”于七蓝托着下巴看着郑致尚,想从对方脸上找到类似不满抽搐窘迫尴尬的表情,可是结果却让她失望了,郑致尚只是笑笑说:“不够再加。”
  
  
  靠!她今天点的这些都好几万了,这家伙居然一点都不心疼!果然是有钱人,你好歹给我一点肉疼的表情啊!
  
  
  于七蓝纠结郁闷的心情完全表现在了脸上,看着她抽搐的嘴角,郑致尚的心情莫名的变的很好。
  
  服务员拿回菜单离开,郑夜彬转身坐好,微笑着对着于半珊和甄少祥说:“两位伯父好,我是郑夜彬,也是皓成和七蓝的朋友,你们叫我彬彬就好。”
  
  
  “你好,以后我们家小蓝也要拜托你多照顾了,”于半珊也冲他笑笑,他本来就是乐意郑致尚和于七蓝在一起的,可是现在,他更加乐意了。
  
  
  平时老是被于七蓝拉着追他的剧,连带着他也变成了郑夜彬的粉丝,不过,他可从来没敢说出来,因为家里有个大醋坛子,这要是让甄少祥知道了,他可就又要......
  
        咳咳,这不,看着自己媳妇对别的男人笑了,某位姓甄的男士不乐意了,从桌下拉了拉于半珊的衣角,于半珊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转过头继续和郑夜彬聊着,“彬彬啊,看到你们兄弟两个,就知道你们父母肯定是很有涵养的,才能教出你们两个这样风度翩翩,威风凛凛的人才。”
  
  
  郑夜彬脸上的微笑僵住了,他很想笑出来声来,可是,看着在座的其他人都是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(憋的),就怎么都笑不出来了,他只能强行把笑意压着,艰难的开口道:“您是想说风度翩翩,仪表堂堂吧?”
  
  
  “额,呵呵,差不多就是那意思,来来,先吃吧,都动筷子吧。”于半珊尴尬的的笑笑,招呼着众人动筷子。
  
  
  于七蓝拿起酒瓶给众人一一倒酒,唯独漏了郑致尚一个人,郑致尚也不恼不怒,自己拿过酒瓶倒上正准备喝,于七蓝拉住了他的手臂,狡黠的眨着眼:“郑先生,直接喝酒多没劲啊,咱们赌个彩头吧,助助酒兴嘛!你,行不行啊?”
  
  
  其他几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众所周知,行不行,这个问题,可是对一个男人的(某些方面的)能力的怀疑和挑衅啊!
  
  
  “哦?你想赌什么?”郑致尚放下了酒杯,身体微微前倾,行不行?哼!我马上就让你知道,我到底行不行!
  
  
  “就赌,看谁先喝趴下,要是我赢了,你,以后不许纠缠我,咱们俩再也没有一点关系,敢不敢赌?”于七蓝奸诈的笑容让郑致尚觉得很好笑,这可是你自己挖的坑,可不能怪我哦!
  
  
  郑致尚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,片刻后道:“那,我要是赢了,你就答应和我交往,怎么样?”
  
  
  “没问题!”于七蓝爽快的答应了,打开房门去找服务员了,“服务员,把酒全部拿上来!还有......”
  
  
  于半珊则有些担忧的对郑致尚说:“小蓝的酒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你,要不还是别跟她比了。”
  
  
  郑致尚不免有些好奇:“她一个女孩子,怎么会那么能喝?”
  
  
  于半珊有些愧疚的看了甄少祥一眼,甄少祥拍拍他的手接过话,“我们平时在外面的应酬很多,记得那是艾宇十几岁的时候,有一次珊珊喝多了胃出血进了医院,从那以后,她开始学喝酒,说是,”甄少祥说着说着眼眶有些发红,“说是,以后长大了要帮我们挡酒,再也不让我们喝到进医院,我们怎么说都没用,这孩子就是这样,只要是对我们好的,她都会去做,也是这孩子身体素质好,喝那么多身体一点没事,唉……我和珊珊这辈子最大的幸运,除了彼此,就是她,她是我们的骄傲。”
  
  
  “我知道,她是个好女孩。”郑致尚也有些动容,他知道她肆意张扬,狂傲不羁,却不知道她还有着如此细腻柔弱的心思,明明是那么纤弱的一个小女生,怎么就好像有着无穷的力量呢?所谓侠骨柔肠,大概就是说她这样的女生吧。
  
  “小七有两个名字,功夫还相当好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翟皓成突然开口。

18~相请不如偶遇【彬彬有礼】【K莫】【彬成】

  “唉......你说这个大明星抽什么风了?从上回拉我吃过饭以后,”翟皓成端着咖啡跟于七蓝抱怨道,“三天两头找我聊天,我这还怕得罪,还只能应付着,有够头疼的,唉……”
  
  手脚够快啊!单独吃饭,啧啧!
  
  于七蓝想了想说:“哥,能跟大明星做上朋友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,你还不乐意,要是被人家的死忠粉知道了,不活剥了你!”
  
  “切,谁稀罕!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和陌生人接触了,跟他相处那几天,你是不知道我有多不自在。”
  
  唉……我看悬呐!

        偶像,可不是我不帮你啊,自求多福吧!我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!
  
  想到郑致尚,于七蓝头都大了,那个恶人先告状的家伙,现在得了爹地的允许,更是肆无忌惮的天天骚扰她,一天能打好几个电话,发无数个信息,简直要把她逼疯,拉黑名单,没用,人家换个号码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于七蓝实在是累了,索性不理会他,他发他的,不看就是了呗!还好他没来致一堵她,否则,她保证,一定要让他死的很难看!
  
  “对了,晚上爹地带我出去吃饭,一起去呗,反正回家美人叔叔和KO叔叔也嫌你是电灯泡。”
  
  “好吧,诶,对了,你那个什么,没找你,诶......”翟皓成坏笑着怼了一下于七蓝的胳膊,于七蓝一巴掌拍了过来,差点把他手里的咖啡杯拍掉,“哎,你这……就你这么彪悍,有人要就不错了,我看你还是从了人家吧,省的到时候人家反悔了我看你去哪里哭去!”
  
  于七蓝眼看着就要爆发:“靠,我那里彪悍了!是那些弱鸡太弱了好吧!想要做我的男人,必须比我更彪悍,必须打得过我,必须喝的过我,必须会骑机车,必须比我厉害!否则,他凭什么征服我!”
  
  “我看你啊,只能当一辈子老处女了,”翟浩成放好杯子走了出去,走到门口停下了脚步扭头突然大笑,“啊!我忘了,你已经不是了,哈哈哈哈......”
  
  “我靠!你个老处男没资格说我!”
  
  两人打打闹闹出了茶水间,于半珊看着打闹的两个人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这孩子,什么时候能让他们少操点心呢?

        “噔噔~”于半珊打开手机回了个信息继续去工作了。 
  
  “嗯,先把这几个下单,小菜和刺身先上,再拿一瓶菊正宗要冰的,就这样先,”于七蓝点完菜把菜单还给服务员,低头开始摆弄手机,“你说爹地他们还在腻歪什么,非要等着一起过来,要不要咱俩下个副本,最近好久没玩了。”
  
  “算了,就这一会儿时间哪里够,晚上回去再说吧,我这快要饿疯了!”翟浩成也低头回着郑夜彬的信息。
  
  通过和郑夜彬这几天的交流,他发现和郑夜彬居然有不少共同爱好,爱听同一张珍藏绝版CD,爱看同一类型科幻片恐怖片,喜欢暗黑系的衣服,喜欢旅行等等还有很多,男人之间的友谊,来的就是这么容易,一些共同爱好就能激起聊不完的话题,他不仅不再排斥跟郑夜彬聊天了,反而和郑夜彬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,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。
  
  “哗啦”移动门打开了,两个人还以为是上菜了,一起抬头往门口看去。
  
  “怎么是你?” 
  
  “怎么是你?”
  
  于七蓝瞪大了双眼,这货怎么会在这,还和我偶像一起!
  
  翟皓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郑夜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是和小七的男人一起?
  
  郑夜彬先走进来笑着说:“大哥说这里的日料很不错,所以我来试试,好巧啊。”
  
  “大哥?你们是兄弟俩?那,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?”于七蓝怒视着郑致尚,最讨厌的人居然是偶像的大哥,怎么破?
  
  郑致尚带着于七蓝讨厌的笑容说着:“刚才在楼下遇到了伯父,他们告诉我,你在这个包间,而且听夜彬说你是他的粉丝,所以我带他来跟你打个招呼,不用谢我,我看这里挺大,相请不如偶遇,不如就一起吧,我请客!”说着兄弟两个人一左一右分别坐到了于七蓝和翟浩成的身边。
  
  我有说同意吗?
  
  于七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呆呆的看着两人坐下,这货完全就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啊!
  
  爹地?难不成是他们串通好的?
  
  靠!怪不得今天突然要带我来这吃饭!
  
  还不用谢你,我谢你妹啊!

       我偶像我肯定欢迎,你算哪根葱!
  
  无视七蓝的眼神扫视,郑致尚保持着微笑说:“想吃什么随便点,我请客。”
  
  “哦,是吗?那我就不客气了,谢谢郑先生,”于七蓝用甜到发腻的声音说着,按响了服务铃。
  
        哼!天堂有路你不走!地狱无门你闯进来!今天我要让你后悔从娘胎里出来!“不知道郑先生酒量行不行呢?随便来个十几瓶清酒应该没问题吧?”
  
  “在外应酬多了,酒量自然是不差的,再说,”郑致尚突然靠近七蓝的耳边吹了一口气,悄声说道,“我行不行,你应该很清楚不是吗?”虽然郑致尚压低了声音,但在这个密闭安静的房间里的其他两人却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,只不过,他们两个很默契的装作没听见,对视一笑,开始聊他们的。
  
  翟浩成“咳咳”两声,问郑夜彬:“哎,你最近是不是要演一个科幻题材的电影啊?”
  
  “嗯,我当时听说这个题材就去争取了,一直特别想演这种硬汉人物,转转型,”郑夜彬打开手机点了几下递给翟浩成,“你看看,这是大致剧情和人物造型。”
  
  “额,这给我看好吗?你这提前给我剧透,到时候我可能就不去看了啊!”翟浩成嘴上这么说着,手却毫不犹豫的伸过去接手机。
  
  这边,于七蓝的脸“噌”的一下就红了,想都没想,拳头就挥了上去,郑致尚仿佛料到了她会这么做,轻轻松松的就闪过了,气的于七蓝火冒三丈,正想扑上去,门突然开了。
  
  于半珊看到于七蓝凶神恶煞的模样,脸瞬间黑了,上前就揪住了于七蓝的耳朵:“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,人家好心来跟你打招呼,你看看你是什么态度,要吃人啊!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!”
  
  “疼疼疼,爹地,我错了求放过!求放过!”于七蓝一边瞪着郑致尚一边求饶,个贱人,都怪你,你看我等会怎么整你!
  

【彬彬有礼】【K莫】17~还有下次!

感谢 @邪魅狂狷炫程可
@烧鹅inky酱 烧鹅
@热咖啡 咖啡
@鱼蛋蛋 咖喱鱼蛋

友情出演

发完跑走~

 
   翟皓成的大脑一片空白,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更何况还是一个男人,更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好看的男人。
  
  如此暧昧的距离,让他看不清郑夜彬那精致的容颜和讶异的表情,犹如黑曜石般的深邃眼眸散发着迷人的光彩,迷乱了他的眼睛,似乎也扰乱了他的心绪,让他都忘了后退。
  
  “咔咔咔咔......”突然靠近的相机的声音让正在深情对视的两个人猛的回过神来,翟皓成下意识的撒开手往后一退,“吧嗒!”扇子掉在了地上,程可遗憾放下相机:“哎,我还没拍好呢,多保持一会啊!”
  
  意外的近距离接触被人打断,郑夜彬看起来相当不悦,脸色有些黑沉,冷冷的瞪了程可一眼,你还好意思说,这是谁害的!
  
  翟皓成还以为是自己冒犯了他,连忙不停的鞠躬道歉:“那个,彬,bingo,对不起啊,我刚才冒犯了,真的对不起啊!”
  
  郑夜彬一怔随即轻笑出声:“没有,我刚刚只是突然被他打断吓到了,不怪你。”
  
  那就是怪我咯?

        检查着照片的程可只觉自己要一口老血喷出来,还是不是哥们了!我要跟你割袍断义!
  
  程可撇撇嘴转身去放相机了,走了两步,他突然停了下来。
  
  哎?不对!
  
  郑夜彬看着翟皓成那含着笑意波光流转的眼眸,他似乎从中看出了点什么,他希望是自己看错了,虽说,郑夜彬无论何时何地看任何人都是笑眯眯的,可是,他们认识这么久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郑夜彬对任何一个人露出那么,额,怎么形容呢?

        爱慕?宠溺?深情?
  
  天!他一定是看错了!程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的一抖,不对不对!

        bingo不可能是那个的,他应该很清楚自己一旦被爆出丑闻会怎么样,对,不会的!
  
  翟皓成干笑两声:“那,我的工作就算完成了吧,没事我就换衣服回去了。”
  
  郑夜彬点点头:“好啊,一起吧,正好该吃饭了,我也有点饿了,我知道一家茶餐厅很不错,走吧。”郑夜彬说完就转身去卸妆了。
  
  翟皓成:“......”我,有同意去吗?

        不对,他压根就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啊!
  
  还没从要和大明星一起进餐的事实中走出来的翟皓成,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坐上了郑夜彬的保姆车里。
  
  郑夜彬的保姆车是前后分开的那种,所以说,现在,他和郑夜彬,是单独相处在一个窄小的空间里.....
  
  额,严格来说,也不算小了吧,翟皓成对车是有研究的,只是从来没看过更没坐过保姆车,他觉得这个车更像一个小型的房车,甚至比房车还要豪华,半环形的真皮沙发,固定好的小桌子,迷你书架,迷你冰箱,面前还有一个小电视,正好放着郑夜彬演的电视剧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!就是在这呆个半天也不会无聊,这郑夜彬还真是会享受啊!
  
  翟皓成一直以来有个梦想,将来买一辆房车,开着车去环游世界,所以坐进来以后忘记了拘谨,只顾观察着内部的构造了,当他把整个车厢观察了一圈,目光转回郑夜彬身上的时候,才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,翟皓成有些尴尬的笑笑:“那个,我就是好奇,呵呵......那个,你自己还看自己演的电视啊,温故知新?”
  
  郑夜彬笑着从冰箱取出两瓶冰奶茶递给他:“对,自己看看哪里演的不够好,下次争取演的更好,你,要是不喜欢看我换一个。”说着,郑夜彬拿过遥控器准备换台,翟皓成连忙说:“没有没有,挺好的,我也好久没看偶像剧了,就这个就行。”
  
  郑夜彬笑笑放下了遥控器:“那你看完了给我点意见吧,正好我想听听很少看过偶像剧的人的感觉,应该能给我很大的帮助。”
  
  “呵呵,我哪懂这些,呵呵。”翟皓成勉强一笑把目光转移到电视上,装出一副认真看剧的模样,还别说,这一看他还真的看进去了,忽略郑夜彬的颜值不说,举手投足之间对角色的拿捏恰到好处,就是剧情不咋地,有点狗血,不过还好郑夜彬的演技拯救了这部剧,看的太过入神,连郑夜彬叫他下车都没听见。
  
  郑夜彬戴上帽子和口罩,带着翟皓成进了一家装修风格很温馨的小餐厅里,要了两个包间,郑夜彬和翟皓成一间,助理们一间。
  
  “那个,为什么要两个包间,人多点吃着不是热闹吗?”因为是提前定好了菜,所以他们才坐上一分钟饭菜就上齐了,翟皓成看只有自己和郑夜彬坐一桌,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郑夜彬夹了一块烧鹅给他:“跟我一起吃饭,他们不好意思夹菜,每次都吃不好,怎么劝都没用,所以,我每次出来都是一个人吃的。”
  
  那我就好意思夹菜了!我的脸皮看起来很厚吗?
  
  面对你这么一个大明星,我估计没有一个人好意思夹菜吧!
  
  可是,这一大桌子菜看起来真的很好吃的样子,郑夜彬夹给他的那块鹅肉看起来外焦里嫩肥美多汁,别提多诱人了,港式烧鹅可是他的最爱之一,只不过,虽然和郑夜彬一起工作了几天,他并没有就因此就把自己当做他的朋友了,矜持什么的,他还是有的,虽然烧鹅很吸引人,额,很吸引人。
  
  看翟皓成迟迟没有动筷,郑夜彬表情有些落寞却还是强撑着笑容说:“你要是不愿意在这吃,就去和他们一起吧,我不勉强你陪我一起吃。”
  
  翟皓成看着他落寞的表情,心里突然有些难受,连忙拿起筷子夹起烧鹅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的说着:“没有没有,那个,这个挺好次的啊!”
  
  “嗯,这里的烧鹅做的很地道,完全不输香港的甘记烧鹅,还有这个烧腊和咖喱鱼蛋也很赞,”郑夜彬见翟皓成开动,脸上恢复了笑容,热络的给翟皓成夹着菜,翟皓成看他光顾着给自己夹菜,自己都没怎么吃,有些不好意思,也夹了一块烧鹅给他:“你也吃啊,这样我真不好意思了。”
  
  郑夜彬笑的更加灿烂了:“谢谢,哦,对了,这家的咖啡很不错,今天太晚了就算了,下次吧。”
  
  “啪嗒”翟皓成筷子上的烧鹅掉在了桌子上,还有下次!
  
  【小剧场】

  (原谅我这个小剧场废,此梗来源原创)
  
  【一】
  
  郑夜彬:我可以吃你的豆腐吗
  翟皓成:可以
  
  “啵”
  
  翟皓成:你不是要吃豆腐吗
  郑夜彬:对啊,你的豆腐
  
  【二】
  
  郑夜彬:我可以吃你的豆腐吗
  翟皓成:不可以
  
  “啵”
  
  翟皓成:你不是要吃我的豆腐吗
  郑夜彬:你不让我吃这个豆腐(指着盘子里的豆腐),我就只能吃你的豆腐了  
  
  【三】
  
  郑夜彬:我可以吃你的豆腐吗
  翟皓成:再也不许点豆腐了

请叫我boss大人!

我的甜品店开业啦~

【彬彬有礼】【K莫】【彬成】16~厉害了我的妹!

发完遁走……我一直在……

  “噗......”翟皓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,四道杀人镭射光向他射来,他连忙绷住自己的表情,严肃的呵斥道:“小七,你太过分了!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!啊!你这样你对得起谁?你对的起你爸爸爹地吗?你对得起爷爷奶奶吗?你这样对得起被你占便宜的这位......额,帅哥吗?”
  
  于七蓝嘴角抽搐,满脸绝望:你TMD是救我还是害我!!!
  
  翟皓成挑挑眉毛,眼神往于半珊的方向晃晃:山人自有妙计,先跟你爹地服个软。
  
  于七蓝瘪瘪嘴,我又没做错什么,唉......
  
  “爹地,爸爸,我错了,你们别生气了。”
  
  甄少祥走到于半珊身边坐下:“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,给我交代清楚!”
  
  于七蓝正想开口,郑致尚上前一步说道:“伯父是这样,有一天晚上我在银座被人袭击,是艾宇救了我,她那天喝的有点多,然后我们就......不过,我对她一见钟情,绝对不是想要不负责任,只不过,那夜过后她留下钱离开,我一直在找她。”
  
  姓郑的,我跟你不共戴天!
  
  于七蓝心如死灰,这下彻底死定了!
  
  “于!七!蓝!你在日本都做了什么!一五一十跟我说出来!”好不容易被安抚好的于半珊再次爆发,直气的浑身发抖。
  
  被这怒吼吓得抖了三抖,接收到甄少祥投过来“老实交代,不准把我供出来”的眼神,于七蓝只好可怜兮兮的交代了起来……
  
  
  半晌过后……

  “喝酒,打架,我说你刚才这姿势蹲的这么熟练,感情是被逮过啊!睡完人家再留下钱,你你你,你是把人家当什么了!”于半珊起身上前揪住于七蓝的耳朵把她拎了起来,对着她的耳朵怒吼,“为什么你这些事我一点都不知道?你一个女孩子留下了案底,以后谁还敢要你啊!”
  
  “哎哎,爹地,这是人耳朵,你下手轻点!”于七蓝一边求饶一边看向甄少祥,“我那就是个记录,什么案底啊!我顺手全都给黑了,一点痕迹都没有,你不用担心。”
  
  翟皓成顿时对于七蓝肃然起敬,喝酒打架睡男人,还敢黑日本警察的电脑!
  
  厉害了我的妹!
  
  这种不怕死的精神我给你点十二万个赞!
  
  “黑了!”于半珊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好几分,怒吼也同时增加了好几个分贝,“你是不是想坐牢啊!居然敢黑日本的警察,你活腻歪了是不是!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?你让我们怎么救你!”
  
  “那我见义勇为也有错啊,那几次我要是没救那几个人,她们说不定会怎么样呢,不是你从小到大教我的,别人需要帮助挺身而出嘛,我也都是量力而为,又没有强出头!”于七蓝这话说的义正言辞,于半珊被噎得没话说了,只能干瞪着眼。
  
  某位姓甄的男士擦着脑门上的汗,往门口的方向不着痕迹悄悄移动着,察觉到甄少祥的动作,于半珊转过头皮笑肉不笑的喊道:“甄少祥,你想去哪儿?”
  
  “呵呵,没有啊,呵呵......”
  
  “你们父女俩给我去面壁思过!”于半珊河东狮吼完,一手拎着一个耳朵,将甄少祥和于七蓝拎到墙角一人踹了一脚,这才转过头看着郑致尚,郑致尚坦然和他对视着,半晌,于半珊叹口气说:“你......”
  
  郑致尚从容不迫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上:“伯父,希望您能同意,我以结婚为前提和艾宇交往!来之前,我已经知道了她所有的情况,所以,我是很认真的请求您,您也不用担心我是个坏人或者骗子,这是我的名片,我的信息您可以随意调查,我是真心的!”
  
  于半珊冲天的怒火被郑致尚的一番言语奇迹的安抚了,立刻换上欣慰的笑脸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好,年轻人有担当,我看好你哦!其实,小七就是被我们宠坏了,她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孩子,以后我就把她交给你了!”
  
  “什么?”于七蓝不乐意了,出声反驳,“我不同意!”
  
  “珊珊,你这个决定太草率了吧......”
  
  于半珊一个眼神杀过去,甄少祥and于七蓝立刻低头噤声。
  
  第二天。

       于七蓝被于半珊押解着来到致一科技工作。
  
  “啧啧,真没看出来,你在国外玩这么high!让人家跨国追妻到家,啧啧!了不得!”翟皓成一边敲着电脑一边调侃着于七蓝。
  
  于七蓝白了他一眼:“老子信了你的邪!早知道昨天不叫你了,一点忙都没帮上,还要被你嘲笑,我告诉你,不准告诉别人,否则,小心我不客气!”
  
  “过河拆桥说的就是你这种人,下次你有事可别找我啊!忘恩负义!”翟皓成敲完最后几个代码起身去倒水了,留下一个背影给吹胡子瞪眼的于七蓝。
  
  摄影棚。
  
  “好,前几组已经完成了,最后这一组是这样,”程可把相机从架子上取下,“需要你们做出打斗的场景,如果能连续的动作是最好了,bingo是没问题的,皓成......”
  
  翟皓成想了想说:“我可以试试,我有武术功底,是要慢动作还是,额......我怕伤到彬,bingo,还是慢动作吧。”唉,还是不习惯叫别人那么亲热。
  
  郑夜彬笑咪咪的说:“我也没问题,我从小习武,打戏都很少用替身的,你不用担心,尽管来试试吧!”
  
  程可指挥助理将现场的稍作清理,拿起相机走过来说:“ok!那我们开始,你们在打斗的同时要注意着镜头!”
  
  翟皓成转向郑夜彬,见对方看着自己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要不,你先动手,我这没轻没重的,万一真误伤了你,我可赔不起啊!”
  
  郑夜彬的笑容依旧:“没关系的,你尽管动手,难道我看起来就这么弱吗?就算打不过,我总会躲吧,来!”说话间,郑夜彬已经摆好了架势,翟皓成无奈只能照做,看这架势,倒是有模有样的,得,人家是大明星,照做吧,反正也不是真打。
  
  翟皓成活动活动手脚,看起来是做着热身动作,却突然间向郑夜彬出手,做的相当精致的深蓝色折扇直接向郑夜彬的脸上扫去,没想到郑夜彬的反应极快,手腕微动,长剑在空中旋转了一圈,将折扇挡开的同时手腕再次转动,长剑直冲翟皓成而来。
  
  翟皓成心里一惊侧身闪过左手抓住了长剑,好险!如果两个人是来真的,那剑可就直接戳在自己身上了,郑夜彬的左手在翟皓成侧身的时候擒住他持扇的右手,猛地一拉,彼此的脸庞近在咫尺.....
  
  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间凝固了。
  
  温热的气息提醒着两个人,他们的距离很近......